闪烁

午后的美好时光(9)

tannins:

 双十一剁手节快乐!本章:单身狗的逆袭!




9、


 


Reese听到了一阵异样的水声。他立刻睁开了眼睛,手也伸到了枕头底下。


“早安,Mr.Reese.”轻快的声音近在咫尺,Reese悄悄松了握在手中的事物,若无其事地回道:“早安。”


“你刚刚是在拿什么东西吗?”偏偏对方的眼神就是那么好。


“没什么。”Reese敷衍着说道,然后掀开被子打算离开床。


“我知道是什么。”对方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上扬,然而这笃定的语气却让Reese产生了一丝紧张。男人没看向对方,只是尽量平静地问:“你知道?”


“只是猜测,但是我觉得我的猜测很大可能是对的。考虑到你的——情况。”


身为执行过无数任务的前特工这一情况吗?Reese心里苦笑了一下,着实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牙齿。”当Reese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的时候,Finch这样说道。


Reese眨了眨眼,紧接着看向对方——人鱼正一只手支在水缸边歪着头看着他,脸上带着发现新大陆一样的笑容。


“抱歉,”Reese问,“什么?”


“牙齿,对不对?”Finch伸出一根手指,“你们人类有一个很好玩——抱歉,我似乎不该这么评价,有一个很重要的风俗是将自己的牙齿放在枕头下面,用来祭祀给你们的神明,对不对?”


“呃——”Reese说。


“这种古老的神祗祭祀风俗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Finch认真地说,“要知道,在人鱼的文化里也有一位专管牙齿生长的神明——因为鱼人就像鲨鱼那样需要经常更换牙齿,所以牙神祭祀在我们那边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庆典。我得说你们的牙神祭祀已经相当没落了,似乎只有孩童们才会进行这个——还是说,你们人类是特别地只挑选孩童进行祭祀?”


“呃——或许。”Reese说,“我没养过孩子……”


“那么你小时候肯定也被选召进行牙神祭祀,对吧?”Finch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仿佛是等待着解惑的学生。


Reese胡乱点点头,“我们那边儿都这样。”他含糊地说,“别的我不太清楚。”


“真神奇。”Finch感慨,然后露出一个笑容。这让Reese不得不咳了两声以掩盖自己心里又要冒头的情绪。然而此举却招致了对方极大的紧张。


“你没事吧Mr.Reese?”Finch挺直了上半身微微向前,“感冒吗?发烧吗?身体热吗?”


“我没事,Finch,别慌张。”Reese摆了摆手,“况且即便是感冒也并无太大——”


“有关系!”Finch罕见地提高了声音,“如果是生病了,请一定记得吃药!不要让它严重起来!”


Reese讶异地挑了挑眉,然后他看到Finch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一下子缩回了水里。“Finch?”Reese开口道,“你经历过什么吗?”


人鱼看起来仿佛不打算讲话,但是Reese坚定地站在那里,大有“谈话不进行下去我不会离开”的架势。过了一会儿,人鱼慢慢从水面之下浮上来,一开始是一双眼睛,偷偷地瞧着Reese,在确定人类的决心后人鱼慢慢地露出了整个头。


“如果生病,人类会死。”Finch说,“这是我们花了很久才弄明白的事情。”


Reese有些困惑,“花了很久?”他重复道,“所以这在你们那里不是——常识?”


“很遗憾,并不是。”Finch摇了摇头,“由于某种直到现在人鱼学者也无法解释的原因,在自愈能力这一点上人鱼似乎比起人类有着极大的差距。大约十万例人鱼的死亡之中才会有一例是因为疾病——我们有着相比于你们人类来说极高的疾病自愈能力。所以我猜你可以想象当我们发现人类的医药学知识当中有着惊人范围的针对疾病的药物时我们的惊讶吧。”人鱼认真地解释着,“要知道,类似‘胃溃疡’或者‘阑尾炎’这样的词汇对于我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天书一样无解的,至少曾经是。”


Reese的思维立刻飞速运转了起来——Finch根本不知道他的这段话代表了什么意思。他竟然就这样像是做学术报告,甚至像是科普一样地讲了出来,仿佛这就是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


不,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大大超乎Finch的想象,超乎这些单纯的人鱼的想象。同时Reese觉得自己找到了那个名叫“时刻警惕”的组织针对人鱼进行袭击的原因了。


“你同别人说过这件事吗?”Reese打断对方的话厉声问道,“同任何人类讲过吗?”


Finch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任何话。Reese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场爆炸——他向前一步问道:“你的那个朋友——被我们抓到的那个,她有没有说过?她有没有同Jessica说过?”


神迹一样的自愈能力——这人鱼知道他们拥有的是怎样的足以招致毁灭的能力吗?


“我并没有……”Finch看起来有点受惊,“我想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只是我们两族之间众多差异之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罢了。”他抿了抿嘴唇,然后接着说道,“我并不知道Grace是否同你的朋友讲过,Grace随后便被送去海洋深层更安全舒适的地方接受专业护理,我甚至没能同她好好道别。稍后如果有机会我会想她确认的——”


“永远,”Reese上前一步,手覆盖住了对方扒在水缸边的手,语气郑重,“永远不要告诉任何人,永远不要同任何人类讲起这一点。如果你能够通知你的同族,那么一定要严肃地告诫你的同族这一点,永远不要让人类知道你们拥有什么。”


Finch愣愣地点点头,然后小声说:“可是,你已经知道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刚刚讲了什么,Finch?”Reese打断了对方的话,“永生——如果按照人类的解释,你刚刚说的那些就是永生。我不关心你们经过了怎样的变异或者进化掌握了这个能力,但是请把这个当做你们人鱼自己的秘密封存起来,哪怕以后你们要和人类接触,也一定、一定不要提起这个。”


人鱼仰着头看着对方,上身慢慢地浮出水面。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Reese的,接着,他从Reese的手掌中抽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Reese的额头。


“你真善良。”Finch说,“你是个好人,Mr.Reese.”


冰凉的手指带着水汽触碰在Reese的额头上,男人只觉得浑身的躁动都平复了下来。他的目光从人鱼的耳朵上略过,紧接着他抬起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倾身向前在对方的嘴唇上印下一吻。


只是个早安吻而已。Reese心里打算着如果Finch质问他的话就用这一句说辞,然而直到他们结束这个吻,直到吃过早餐之后,直到Finch收拾好了自己化成人形离开卧室,人鱼都没有发出那个疑问。


Bear早就叼着绳子安静然而目光饱含希望地蹲坐在沙发边上了。在Finch打开卧室门的一瞬间,狗狗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叫声并朝着自己的主人跑去。人鱼笑眯眯地摸了摸Bear的脑袋,将绳子绑在项圈上并朝门口走去。Reese虽然在收拾着碗碟,但是目光早就不住地朝着这边飘过来。而当Finch站在门口询问“我想要带Bear去散步,Mr.Reese你有兴趣吗?”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几步冲出厨房,拿了外套穿在身上就跟对方出了家门。


他们沿着公园慢慢地走了半圈,Reese看着Finch熟练地为Bear捡便便不禁挑了挑眉。天气已经开始转冷,零星的树叶飘落下来,Bear追逐着那些落叶玩得很是欢乐。


他们慢慢地走出了公园,像是普通的散步的朋友那样沿着街道慢慢走着。Finch轻声讲着他曾经见过的一片海蜂水母群,淡绿、深蓝、浅粉甚至还有彩虹色——为了观察那群水母的迁徙路程,Finch跟随着那群生物从悉尼的港口一直漂流到了新西兰。白日里他紧紧地跟随在水母群的正下方,一边小心躲避着这种剧毒生物柔弱而致命的触角,一边观察着它们在透过海水的阳光的照耀下如何生活。夜晚他可以稍微放松一些,只是远远地跟着,看着海平线上星星点点的荧光,仿佛悬垂在夜空中的银河延伸到了海中。


Bear跳起来叼住一片飘扬而下的落叶,热切地叼到Finch面前。人鱼接受了狗狗的心意,然后摸了摸狗狗的头。Reese拿过对方手中的叶子塞进装着狗便便的袋子,然后讲述着他曾经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短暂旅程。旅程的目的和同行者被Reese刻意略去,那裹挟着寒冷的清爽空气成为了被描述的主要内容。而在漫长极夜之旅中的某一刻时刻,极光出现在苍穹之下,仿佛是某个热爱画作的神明不小心朝着这个尘世挥了一笔,又仿佛是夜幕之下的银河换了另一种颜色出现在那里。


他们一个人慢慢地讲着,另一个人就专注地听着。他们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而当河道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Finch还感慨着仿佛一下子就从家里到了这里。


对于昨天那场事故地点的勘察并没有什么突出成果,只是印证了Finch曾经说过的“狮子鱼毒液”而已。


“我们有自己的联系方式。”对此Finch解释道,“超声波,人类的耳朵没办法听到。那包含了一条关于‘狮子鱼毒液’的警告。虽然这种小小鱼类的毒液并不会致命——对于大多数人鱼来说——但是他会造成昏厥以及其它不便,就像我曾经告诉你的那样。”


“有办法追查到是谁做的吗?”Reese看了看四周,仍旧有不少警察在周围巡逻,还有很多闲逛的人——记者、神秘生物爱好者、普通人,毕竟这可是电视上之前铺天盖地宣传的“世纪发现”,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兴趣的。


“我能帮助你们吗,先生们?”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两个人转身,看到的是一位女警官。


“Carter探长,纽约警局的。”探长亮了亮警徽,“我注意到你们对这里很感兴趣。”


Reese点点头——如果否认就显得可疑了——然后说:“我们只是好奇,所以想亲眼来看一看。”


探长点点头,“发现了什么异常状况吗?”她问。


Reese摇摇头,“只是好奇那些生物怎么突然来了,又突然走了。”他说,“毕竟,他们原来可是一直只出现在神话故事里。”


“如果咱们能弄明白这一点的话,”Carter弯了弯嘴角,“那咱们也能上新闻了,对吧?”


“没错。”Reese配合着笑起来,他不露声色地扯了扯Finch的衣服,示意对方同自己一同离开。


“如果警察也插手的话——虽然肯定会如此,”Reese靠近Finch低声说,“那么我们查起来会有些困难。”


“什么?噢——是的。”Finch像是刚刚回过神来,连忙附和身旁的人的提议。Reese扭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继续看着前面的路。“你的同伴又留了消息?”他问。


“是的——”Finch说,随即改口道,“不,不是——我是说,我并不能确定,这要等我们回家之后再看。”他说着继续低下头去,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Reese瞥了一眼对方完全没打算看路的模样,略微思索了一下,让自己贴着对方的胳膊指引着思索事情的人鱼不要偏离了大路的方向。。


Carter探长在从组员那里接过咖啡的时候下意识地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她挑了挑眉,于是她的同事也循着她的目光看去。


“哇哦,我敢打赌他们已经结婚了。”


“他们没带婚戒,Fusco探长,我刚刚留意了。”


“哦——那就是快了,我敢打赌。”


 


他们花了一点时间才到家。因为Finch坚持既然自己都有了一张床,那么给Bear一张床也是必须的事情。紧接着是磨牙棒,玩具骨头,飞盘,狗粮,刷子,沐浴露——Reese在拎着那几大袋东西回家的时候,他真心地感谢当年在部队里所接受的严酷训练。


家里并不是空无一人。


Finch从Reese的衣兜里拿了钥匙开门,那个时候Reese就觉得对方的表情有些奇怪。当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一个声音从沙发上传来。


“你们买了一张舒服的椅子了吗?”


熟悉的语调让Reese一瞬间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


门被完全打开,Root横躺在整张沙发上,身上除了一条薄薄的毯子之外别无他物。她吸了一口手中的奶茶,接着朝Finch眨了下眼。


“想我了吗,我亲爱的Harold~?”



评论

热度(64)

  1. 闪烁tannin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