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烁

不是每个人都来得及听我爱你

段子小说微基地:



文/沈善书

  

我有两个爸爸,一个是我的亲生父亲,如果他还在世的话,今天是他五十二岁生日。但他已经去世十三年了。我的另外一个爸爸,是我的继父,他姓郑。




有一天,我、我妈以及郑叔叔我们仨人坐在一起吃饭时,我妈说,你发了新书《你以为没有的,可能在来的路上》稿费时,准备怎么用?我摸摸头,还没回答。这时,郑叔叔说,既然是儿子自己挣的钱,他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吧。我说,我把整数存起来,将来买房。零头的话买一台相机,然后带你们出去玩。我妈又说,你不嫌你妈跟你出去玩妨碍你吗?我说哪里会嫌弃呀,我要带你和郑叔叔一起去。此时,郑叔叔却说他年老了,身体也不好,怎么能出得了远门?我说那你多注意休息,别抽烟了,也少打麻将。到时候我带你们出去玩了,拍很多照片发在网上,写一篇我们三个人的旅游日记,让别人羡慕我带着爸爸妈妈出门旅行。兴许是我这些年来第一次提到“爸爸”二字,郑叔叔拍了一下我妈妈的腿,乐呵呵的笑着。

    

我知道,郑叔叔的身体经过年前那场大手术已经不如从前了。因为他有糖尿病,所以每次吃饭前都得打针。而且,最近郑叔叔总说眼睛花,时不时头昏,去医院检查说有白内障,准备新年后动手术。我每次看见郑叔叔打针的时候,心里很难过,真的很害怕他和母亲等不起我的成功。




你不知道,我那么奋不顾身的努力,拼命的赚钱,是因为我目睹过死亡,也害怕我爱的人,无法陪我细水长流。更主要的是,我不想继续过这种窘迫的生活,不想让我妈继续受苦受难,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所以我要拿得出自己“不一样”的资本让我妈不为我担心。




你知道吗,生活的霸道并不是占据你想得不曾得的东西,而是它给了别人都有而你却没有的东西。而且,你成长的必修课之一,还要学会坦然的接受失去。

   

几年前,郑叔叔还未走进我和我妈的生活前,我极度孤独、抑郁,总怀疑走不完这长长的一生,总觉得人生了无趣味,做什么都累。后来,是郑叔叔的出现让我重新理解好死不如赖活着的道理。我从不贪图长命百岁,也不畏葸随时到来的磨难,甚至是死亡。因为我们每天既和幸运捆绑在一起,厄运也形影不离,不知道哪一天就不见了。但是,好与坏并存着,你不要总是想着坏,而忽略了当下,甚至是此时此刻的好。




读初中时,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搬家,和母亲搬离了童年居住过的地方。但还好,家不远,离童年长大的地方走十分钟便能到。年少的时候,伤春悲秋,以为“回不去了”四个字只是少男少女的情感纠葛,年龄稍长后,对这四个字又产生了新的理解。

所谓的回不去了就是你每天路过童年居住长大的地方,有欢笑泪水,也有爸爸,但是如今岁月把曾经种种的一切连根拔起,只剩回忆。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直单曲循环着帕尔哈提唱的《思念谁》,触动很大,但是想哭却哭不出来。

 

初中时候的我很不懂事,那时候我很讨厌我妈,尤其是当听见隔壁邻居在我耳边问我关于我妈的问题时,我就会想着我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母亲。




我骂过我妈,因为邻居对我说了很多关于我妈见不到人的事,当时的我觉得羞耻,当着众人的面说她不是我妈,骂她不知检点,是不三不四的女人。后来长大懂事些了再次回忆起来,明明是那个有家室的男人硬生生的闯入我和我妈的生活,明明是那个男人不知羞耻,明明是旁人的煽风点火想看热闹,而年少的我不听真相,只听闲言,错怪了我妈妈太多,同时也理解了她的辛酸与不容易。

我知道,母亲当时也是害怕那个有家室男人的欺压,包括我也很害怕。但是没办法,反抗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就是和他作对,况且,手无寸铁的我们也不知道拿何反抗。我懂得母亲最大的苦并不是生活的艰辛,而是心中的酸楚无人言说,那些苦郁积在她的心中,成为了她身体里的一部分。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吃饭时,嫌弃母亲做的饭菜难吃,就数落了一番,母亲生气了,她说不吃就算,我倒掉。我应该猜想到那是母亲说的气话,然而不懂事的我对母亲说了一句令她伤心的话,我说那我们都别吃饭。于是,我拿起碗直接砸在地上。

母亲当时气急了,她端起饭菜全部扔掉,很大声的对我说既然有本事冲着我发脾气,那么你就给我滚出去,别认我这个妈。我没理她,坐在房间发呆。许久,我看着父亲的遗像,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很不对,自言自语说了很多话。过了一会儿,就去给母亲认错。

她睡在床上,隔着被窝我听见了她的哭泣声,呜呜咽咽的。我说妈,我错了,我给你煮面条吃。那一刻我极力忍住泪水,不敢哭泣,然而母亲一直这样哭着没说话,我去给她煮面条。煮好以后,我端在她面前承认错误,她不肯吃,我就哄她逗她开心,我说不会有下次了,对不起。现在想起来当时心里真的是极后悔,又无能为力。




记得还有一次,我看见母亲手机里有短信,由于好奇心作祟,我悄悄打开看,心里却想着会不会是和那个有家室的男人发的暧昧信息。然而读完短信那一刻,我泪水决堤。短信内容是我妈妈写给父亲的一些话,没有发送成功。她说自己活的很累,好想父亲,她说无法预料以后的日子会不会继续受苦。当时看完后,我的泪水汹涌决堤哭了出来。我跪在父亲的遗像前对他说,爸,我做的一切都错了,请你代替母亲原谅我。我会懂事,会勇敢坚强,会好好努力,让母亲过好的生活。

  

如今想起曾经种种一切,当时最无能为力的应该是母亲,她那么早就失去了丈夫,独自一人养育我,既受欺负又受流言,而我还让她不省心,嫌弃她,惹她生气,可是她,竟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的对象,或者可以哭泣的肩膀。她只能把生活中所有的辛酸,全都咽进心里。

  

那时候我厌烦我妈,尤其是那个有家室的男人闯入我和我妈的生活时,我妈喜欢化妆,可她以前根本不化妆;那时候我最讨厌和我妈上街,因为我嫌弃她个子矮,穿着老土;那时候虚荣心作怪,从不和我身边同学朋友说过我家庭情况。可是这时候,当我在努力奋斗的过程中想起我妈时,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觉得亏欠她太多。

   

曾经我痛恨极了那个有家室的男人,看见他就咬牙切齿。那时候想过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没资本等以后就有资本。可是,当这些年真正的过去了,心中的“仇”早已云淡风轻,即便现在走在路上看见那个男人,也不会正眼看对方。因为对于此时此刻正在努力奋斗的我而言,与其让我花时间恨你,不如等我自己变强大后,让我的优秀变成你们闲聊的话题,让你们刮目相看。




然而,我还是想提醒一点,有时候,你只要多辛苦点努力,那些明码标价的东西以后我们都会得到。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东西并不是你努力争取就能得到,比如,等不及的爱。所以,对于我们每一个人而言,没有昨天也没有明天,只有今天。比起未来的熠熠光辉,还是学会珍惜眼前人。

  

细细想来,我们每个人都是从懵懂无知、不谙世事的年纪,到长大了才大彻大悟明白很多道理,也许每个人都要经历这样一段过程。只是,年轻的时候我们肆无忌惮的疯狂,从不把父母的爱放在眼里,甚至有时候父母过分的爱会让你厌烦,感觉是一种桎梏。但你大抵是忘却了,对于每一天都在老去的父母而言,他们的半生光阴都是为了我们长大成人。

  

直到有一天,曾经含辛茹苦把你养大的父母老了,体弱多病,直到你也生儿育女,扛起家庭的责任,做好为人父母该做的事情时,你就会明白当初他们对你是何种心情。

或许我们都曾做过对不起父母的傻事,也曾真心真意的后悔了。但人生就是这样,只有等到后悔了,伤痛时,才明白道理。但愿当你明白那些道理时,还能亡羊补牢,为时不晚。




2014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写到这里,也借此总结一番。新书《你以为没有的,可能在来的路上》刚上市的时候,我的编辑策划了一个线上活动: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如若你问我2014年过得好不好,我觉得还好。最大的变化就是慢慢的从温柔变得坚韧,但这种坚韧没有带刺,温柔亦不曾流失。

  

去年大学毕业后便在事业单位上班,今年9月从单位辞职,然后进行专职写作当起了自由写作者。回想起上班时间里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隐忍,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忙工作,没有周末休息,所以我学会隐忍。当然,这种隐忍不是弱小,是集腋成裘,蓄势待发。

    

我记得辞职那天去领导办公室时,他笑眯眯的问我说想好了?我低着头说恩。领导递给我一支烟,但是我不抽烟,领导也知道我不抽烟。不过想想他应该是为了缓和我的紧张。交谈了一会儿,领导让我先去忙工作。

第二天,工作进行正常交接,辞职比想象中顺利。同事问我为何不能两者兼得,白天工作晚上写书?我说如果这样的话两边都做不出成绩,我不想这样。我觉得既然自己还年轻,还有资本博一把,那么目前的我就要把写作这个行当做好做出色。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角色,我没资本,所以我要累积资本。就算以后考上了工作,我也会先把工作做出色,业余再写作。况且,我清楚地明白写作对于目前这般身份奋斗中的我而言是利大于弊。

如果你问我写作的意义是什么,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尚且参悟不出深刻的意义,只能说是目的。我写作的目的都是出于记录稍纵即逝的时光,用文字把画面钉在墙上,故而选择书写,好对时光,对所忆之人,所念之事有所凭证、怀缅。

    

辞职后的第一天,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大堆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话语,我说我要为自己写作梦想努力一回,要用力挣钱,让父母过好生活,争取贷款买房时轻松些。领导给我点赞,评论说别辜负他的期望。

回首这几个月专职写作的时间里,看着付出得到的收获,即使微不足道,但我想我没有辜负他人的期望,也对得起自己专职写作的冲动。今天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早上起床时,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笑着说,2014年的我很棒,2015年继续加油。2015年,我不会放弃写作,但同样会去参加公务员招考,毕竟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得有资本。

 

絮絮叨叨了这么多,总结到这儿,我想对2014年在爱情里遭过痛楚的你说:爱过人渣就爱过,受伤就受伤,跌倒就跌倒,谁年少时不曾无知?谁不是在磕磕绊绊中逐渐摸索着长大懂事成熟。想哭就大声的哭,想笑就明媚的笑,痛了伤了悔了怕什么,青春年纪里都会遇见这些。




我也想对如我一般同是平凡甚至窘迫出身正在奋斗中的你说:我们都一样,不向现实妥协,与世俗死磕。你永远都不是一个人在拼命,还有我陪你一起为各自想要的生活而努力。正因为迷茫的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得在今天义无反顾的向前冲。我们只管努力就行了,反正奔跑总比坐以待毙好得多。




不好的统统留给2014不要带给2015。

  

  



评论

热度(662)

  1. 你呀松岛葱 转载了此文字